花大钱让孩子出国游学值不值? 钢铁企业裁员势在难免

作者 澳门现金网 来源 证券信息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年04月01日

  参加游学团的中国孩子在英国参观当地的博物馆。

  资本大鳄“失联”又出现股市关注如何减震荡

  这几天财经圈最大的新闻莫过于“郭广昌失联”。12月10日下午,有社交媒体传出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被警察带走的消息,各大社交平台被瞬间引爆,引发多种猜测。直到12月11日晚间,复星系旗下多家控股公司发出公告,确认郭广昌正在协助相关司法机关调查。当天,复星系控股、参股的公司除了停牌的之外,几乎全线下跌。复星国际等复星系旗下多家控股公司发出公告确认多家临时停牌公司将在14日复牌。有人注意到,复星国际11日早间发布短暂停牌公告的署名是“复星国际副董事长梁信军”,晚间发布内幕消息及恢复买卖公告时的署名已经换为“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14日,有媒体报道,复星董事长郭广昌已经结束协助司法机关的有关调查,平安返回家中。有记者称14日在复星2015年度工作会议上见到郭广昌本人。一份由郭广昌本人所做的演讲也在广泛流传中。

  中国孩子普遍内敛腼腆,一开始都不太愿意开口说话,但两三天后,他们就能和当地孩子打成一片。

  暑假,是中小学生海外“游学”的旺季。据估算,有的大型游学机构一个暑假就能送出一万多人。随着出国留学越来越便利,游学也呈现出低龄化的趋势。从目前来看,由于游学一趟并不便宜,于是一些家长便把游学当做留学的前站,或者把游学当成了提高外语水平的捷径。但是,游学带给孩子的功能往往是“认识世界”,并不能满足家长的这些需求。

  对于社会上“只游不学”、“游而不学”的批评,业内人士认为,学习在大多数游学产品中仍占较大比重,只是游学的效果被家长曲解。

  观点一

  游学不是傻玩

  王蕾是新东方国际游学部经理,每年的暑假,是她一年中最忙的时候。“每年的7月20日到8月5日,是我们的集中发团的时间。有些毕业班的学生考完试就会走,6月20日之后就有团出发了。”王蕾介绍,参加游学团的团员中,有七八成是初中生或者高中生。近几年,游学低龄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小学三四年级的学生报名参团的越来越多。

  “比如去欧洲的古堡,当地人穿着传统服装教孩子们跳宫廷舞蹈,这能单纯地说是玩吗?”王蕾很不赞同社会上对游学“游而不学”的批评,她认为,游学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孩子们早日去了解世界”,所有的“玩”都是有学习成分在里面,并不是傻玩。王蕾坦言,出去两个星期,就想让外语水平突飞猛进的想法是不现实的。

  “游”和“学”在游学行程中是如何安排的呢?她介绍,在为期两周的游学行程中,至少有一周是需要上课的。从比重上说,上课和参观游览基本上是四六开。“我们跟着外国孩子上课,他们上什么课我们就上什么课;他们去博物馆参观,我们也跟着去博物馆参观。”但是,游学中的“游”和“学”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明显。她说,通过游学,孩子们可以有各种各样的体验,可以住在当地家庭也可以住在学校,可以跟着外国学生上课,也可以选择做课题研究,参加国际辩论赛。有了这样的经历,很多孩子游学回来之后,会树立学好英语的目标,更愿意去主动思考一些问题。

  观点二

  游学比学更重要

  行业资深人士马苹认为,社会上对游学的批评,和家长的期望值越来越高有很大关系。马苹是游学公司“飞鸟国际”的总经理,从1996年起,她就开始从事游学工作了。“当时游学也很火爆,在《北京晚报》上登个豆腐块大小的广告,就有满满一屋子人来听游学讲座。”她介绍,当时家长对游学的想法很简单,能够提供一个出国的机会,目的就达成了。

  而现在,游学产品有语言培训主题的、体育营、艺术营、航天营,甚至还有哈佛领导力培训营。“游学的价值不在于多学会几个单词,不能仅限于语言水平的提高。”马苹说,游学中的学习是多方面的,即使是最简单的吃饭,也可以成为学习的途径。

  本着这样的考虑,马苹把开展游学的重心放在了德国,在选择营地地点时,她选择的都是距大城市百公里以外的小镇。“都是自然环境好、周边有人文历史景观的地方,而且当地要有一所跟游学团孩子们年龄段相当的学校,整个一周都会在一个营地里。”孩子们吃住都在营地,还会和当地同年龄段的青少年足球队踢比赛。虽然每次都是以0比15以上的大比分落败,但孩子们都觉得有这样的交流很值。

  马苹认为,游学的意义在于让孩子遇见美好。“人要追求美好,应该首先知道什么才是美好。”她说,在中国,人们认为垃圾桶是非常脏的,但是孩子们到了德国,却发现当地的垃圾桶非常整洁。让孩子们更为惊讶的是,在当地人的眼里,垃圾桶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马苹介绍,国内的游学产品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团员全部是中国孩子,一类则是中国孩子和外国孩子组合在一起。显然,在“混搭”的游学团里,中国孩子收获会更大。马苹举了一个例子,一次他们在英国参加夏令营,当地老师把孩子们按照宿舍区分成不同的代表队进行皮划艇比赛。结果比赛都完了,中国孩子却还没有动。“中国孩子不懂也不愿意问,结果就吃了亏。”而这样的经历,比语言水平的提高更有价值。

  甄别

  如何选择游学产品

  相比国外,国内的游学产品还停留在较浅的层次。一些游学团中“体验名校”的环节,仅仅是在哈佛、康奈尔这样的名校校园里转一圈了事。而中国游学团所住的营地,也并不是真正的在野外露营。

  马苹坦言,在国外,野外生存的夏令营非常多,效果也非常好,很能锻炼孩子们的意志。但是中国家长更注重的是安全,担心吃得不好住得不好,所以野外生存营开展得不多。不过一般而言,游学公司都会把风险控制到最低,境外合作方也会给孩子购买巨额的保险。在马术、攀岩等具有一定风险的项目上,营地也都进行了风险评估,最大限度保障游学的安全性。

  马苹介绍,十二三岁的孩子,以及考学负担较轻的初一、高一学生是游学的主力军。“大一点的孩子对游学会有明确的目标,年纪比较小的孩子出去游学基本上就都是父母的意愿了。”马苹说,如果是16岁以上、具有独立生活能力,并且未来计划出国留学的孩子,可以尝试一下“微留学”。因为游学一般是两到三周,而微留学则是四到八周,时间更长,对提升语言的帮助会更大。

  好的游学产品对孩子的影响很大。但对于家长而言,选择一个合适的游学产品的确存在难度。目前开展游学项目的除了学校、培训机构外,还有旅行社、移民机构等。而且大多数游学线路非常相似,价格却有高有低,让人难以抉择。如果有的游学团行程过于紧凑,那可能就真的是“走马观花”了。“如果非要找出一个简单的甄别方法,选择大品牌的游学产品相对更好一些。”

  业内人士介绍,领队老师有没有经验,是游学成败的关键。因而一些大的游学机构都会挑选自己的员工或者聘请有经验的老师担任领队。以新东方游学为例,带团的都是新东方自己的老师,游学团的老师全部都是新东方的老师。新东方国际游学部经理王蕾介绍,公司内部有一个筛选机制,推荐当年的优秀员工担任领队。候选者经过几轮筛选后还会有各种培训,全部通过之后才能带游学团。

  提醒

  别让游学失去了意义

  王蕾建议,游学一定要早做规划。第一次去游学可以选择比较大众的,第二次去就可以选择有针对性的,有机会的话可以多出去几次。她介绍,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初高中的六年时间里出去游学两三次将成为普遍现象。

  “我建议孩子自己出去看世界。”王蕾介绍,目前,新东方有少量的亲子团,每年陪同孩子游学的家长有100人左右,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她并不建议家长陪同。“如果孩子自己去,一切事情都需要他自己考虑,如果家长陪同,一切事情就会变成家长做主,就失去了游学的意义。”她同样不建议太多相互认识的同学结伴出游,因为游学不光要跟外国孩子交流,还应该跟同团的孩子交流,如果人太熟,就失去了一半的体验。

  树大招风。知名企业家是公众人物,是媒体最关注的新闻源。郭广昌身价不凡,知名度高,出了事,当然会引爆媒体。此前,郭广昌已经多次身陷“被调查”传闻,大家关心的是,这一次“中国巴菲特”能否全身而退?其实,到现在为止,人们对郭广昌这次“失联”还是一头雾水,好像“有事”,又好像“没有事”;好像是别人的事,又好像是自己的事。当然,事情还在调查之中,究竟如何还需“且听下回分解”。人们的猜测集中于是否与官员腐败案相关,因为腐败大案多数与房地产和金融有关,而郭广昌正是这两个领域的高手。从资本市场的反应看,投资者可能关心如何使这类事件对股市或上市公司的冲击小一些,对投资者的保障多一些。

  钢铁业减产裁员或难免政府助解企业后顾之忧

  据媒体报道,钢铁裁员潮已开始从中小型民企波及特大型国企。据称,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下称武钢集团)旗下A股上市公司武汉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已出台减员增效实施方案,计划在三个月内裁员6196人。武钢股份2014年报显示,共有在职员工27760人,意味着此次裁员幅度超过两成。此次裁员将在2016年2月底前完成。同时,武钢股份将开展定编定岗工作、开展全员竞争上岗工作、开展离岗安置工作。多位匿名的武钢集团在职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整个武钢集团或将裁员1.1万人,且将在明年全员减薪20%。另一方面,武钢集团对外宣传负责人称“武钢绝不存在裁员减薪这回事”。对于近期网传的“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就减产减员致全体职工的公开信”,武钢集团官网微信“幸福武钢”于12月7日进行了辟谣。这起“董事长公开信风波”与日照钢铁、包钢集团相似传闻一样,属于虚假消息。

  有关武钢大规模裁员的报道,还没有得到最后证实,有点扑朔迷离。不过,钢铁业产能严重过剩、全行业陷入困境,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如何削减产能是整个行业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削减产能,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员向何处去,就是冗员如何安置。现在,一提到裁员,企业似乎“负面”得不得了,这种意识必须要改一改。需要挑明的是,大量产能过剩的行业,无论怎样调整、怎样转型都绕不过去一个坎:大量过剩产能如何砍掉,大量原来生产岗位的冗员如何裁掉。如果一切原封不动,靠国家支持勉强维持,则会导致低效率持久化,会使产能过剩日甚一日,库存永无消化之日,最终伤害的是国民经济基础,也会使勉强在岗的员工成为更大的受害者。这是个艰难时刻,也是个痛苦时刻。政府应该在免除或缓解企业职工的后顾之忧上发挥更大作用,特别是在健全社会保障制度方面。

  用酒代工资如强买强卖销售大扩张还需走正道

  据媒体报道,将自营白酒和红酒等产品纳入集团创收体系,是上市公司湖北宜化在主业低迷下的多元化策略,不过,此举已遭到各界的强烈批评。酒业寒冬之下,湖北宜化集团旗下金沙回沙酒的销量实现8年37倍增长,成为行业黑马。这背后,宜化集团的内部员工销售模式功不可没。调查发现,这一再被宜化集团高层津津乐道的营销策略,却被演绎成用酒抵发员工工资,甚至冲抵供应商账款等另类方式,让许多宜化员工、采购商及供应商敢怒不敢言。有人指出,“跟宜化做生意必须买宜化的酒,这在当地是公开的秘密”。上述所指的酒,包括湖北宜化母公司宜化集团先后收购的贵州回沙酒、大关酒、河南豫缘春酒和拉亚红酒。湖北宜化负责人则回应:“这些都是误会,我们接到过类似反映,查清后,发现只是供应商的误会。我们员工可以自愿利用私人渠道卖酒,这是鼓励员工额外创收,全属自愿,绝不可能出现强制购买。”但一位在宜化集团旗下化工厂上过班的老员工直截了当地说,“你不买酒,货款就慢慢拖,反正就是拿不到钱。”

  如果在市场上,谁要强买强卖,工商局和消费者协会都饶不了他。可是上面的报道显示,酒被用来折算职工工资,甚至冲抵供应商账款等,这和市场上的强买强卖有何区别?如果有,那就是规模更大,强迫手段更“冠冕堂皇”。对于这种行为,企业负责人矢口否认,可见这类行为是不光彩的行为。我们也不希望这些行为是真的。企业的销售渠道需要打开,但绝不能用这种方式;企业员工的积极性需要发挥,但绝不能用以酒代薪的手段。另据报道,剔除政府补助,宜化账面亏损6718万元。2014年财报显示,去年湖北宜化总营业收入182亿元,净利润却只有3103万元。而同期内,公司收到的政府补助就有9821万元。这或许是企业“不择手段”卖酒的背后原因。但这种见不得台面的手段,能够保证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吗?

  海运两巨头握手重组央企再现海上巨无霸

  本报记者 王琪鹏文并图 J219

  日前国资委网站发布消息,经报国务院批准,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中远)与中国海运(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实施重组。据悉,两家央企的合并将缔造出运力全球第四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即传言已久的“中国神运”,其重组涉70多项资产交易。据悉,中远中海缔造的“巨无霸”名称为“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总部设在上海。公开资料显示,中远在A股相关上市公司包括中国远洋、中远航运。中海在A股相关上市公司包括中海发展、中海科技、中海集运。据中金公司介绍,这次重组包含70多项资产交易,其复杂程度居中国资本市场之首,也是近20年来国际资本市场上极其罕见的复杂重组交易。

  有业内人士指出,国际集装箱运输市场属于寡头垄断市场,小型航运企业很难进入。而中远中海两家集运航线重合度较高,易于开展仓位共享等方面的合作。在大船化驱使下,两大集运船队形成合力有利于市场竞争,有利于国内航运业发展,并提升国内航运企业的经营效率。这个概括很准确。但是,提高运营效率是否只有“合并同类项”这一种方式?适当保留多个市场运营主体,就一定是降低效率吗?如果一个行业多家企业都合并成一家,那和计划经济又有多少区别呢?还有人说,中国企业很容易“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形成大一统的超大企业,可以避免自相残杀、自相压价,有利于中国企业开拓国外市场。这又是把因果关系混淆了。对于竞争中出现的问题,可以引导,可以规范,可以实施惩戒,但非得把对手变成一家,将来出现“面合心不合”的状况,照样会对效益有损害。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爱车人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acrazh.org/zjxx/6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