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报 如何更高效?

作者 云博 来源 探索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年09月11日

  3月12日电 德国总理默克尔日前对日本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默克尔公开向日方提及要正视历史。对此,《澳门日报》12日发表社论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原本希望借德国总理七年来再度访日之机,为自己外交添分,却万万没有想到,却被“铁娘子”默克尔狠狠地刮了一巴。

  文章摘编如下:

  7月1日电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协定6月29日在北京签署。境外华文媒体分析说,除保证亚投行是一个高标准机构外,中国还有一些创新性制度设计。中国把启动项目的高效率带到亚投行。

  超越“亚洲属性”

  9日,默克尔在东京发表演讲时指出,正视历史是战后德国与邻国实现和解的关键,德国坦率面对历史,并由此得到邻国谅解,德国才得以重新被国际社会接纳。她引用已故德国前总统魏茨泽克的经典语句:“谁不反观历史,谁就会对现实盲目。谁不愿反思暴行,谁将来就可能会重蹈覆辙。”默克尔指出,试图对历史视而不见的人,“在当下也只能做瞎子”。

  当天下午,在与安倍会谈时,默克尔介绍了德国如何清算纳粹分子实施的犹太人大屠杀等可怕罪行。会后,在与安倍举行的记者会上,默克尔表示,德国战后对战争历史问题进行了非常深入的讨论,对过去的清算是实现战后和解的前提。

  10日,默克尔在会见日本最大反对党民主党党魁冈田克也时,主动提到“慰安妇”问题,并再次强调“必须始终正视过去”。

  身为德国总理的默克尔有资格劝安倍正视历史。二战时同为轴心国的德国在战后拿出了承认历史的勇气和反省诚意,由此获得了被侵略国的原谅,赢得了国际社会的信任和尊重。反观日本安倍政府却无视二战时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悍然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否认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继续在受害国人民伤口上洒盐。默克尔也有必要劝安倍,因为历史问题,日本与中韩等邻国关系近年愈闹愈僵,危及东亚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

  默克尔并非第一个提醒安倍的人。近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回答记者提问题谈及,加害者越不忘加害于人的责任,受害者才越有可能平复曾经受到的伤害。七十年前,日本输掉了战争;七十年后日本不应再输掉良知。

  美国对日本的历史认识问题也颇为不满,美国国会调查报告书对安倍的历史认识表示忧虑,美国媒体激烈批评日本的历史认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建议日本通过对话与邻国解决历史认识问题。韩国政府在其《国防白皮书》中以强硬措辞批评日本右翼错误的历史观,韩国总统朴槿惠也敦促日本拿出承认历史的勇气。

  事实上,日本国内呼吁正视历史的声音比比皆是。本月初,日本皇太子德仁在生日前夕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七十周年,应谦逊地回顾过去,向没有亲身经历战争的下一代正确传递历史,传承和平信念。德仁说,日本战后以和平宪法为“基石”,重建国家,才享受着和平与繁荣。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更指出,历史事实应该加以明确,该道歉的就应该道歉。他同时强调,如果修改和淡化“村山谈话”,就会引起误解,日本将失信于世界。此外,日本前團议院议长河野洋平、最大在野党党首冈田克也、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及该党其他几名政要也发表言论,敦促安倍在“安倍谈话”中明确继承“村山谈话”,反省侵略历史。

  但是对于默克尔等人好言相劝,安倍并不买账。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十日回应默克尔讲话时狡辩称,日本与德国情况不同,因此不能单纯地比较。

  香港《文汇报》1日刊文《亚投行,行稳致远在路上》,文章称,亚洲是目前世界经济中发展势头最好、增速最快、潜力最大的经济区域,在国际政治版图上的地位大幅提升。

  与此同时,亚洲国家也面临发展瓶颈。据测算,亚洲发展中国家2010-2020年期间需要8万亿美元的基建投资,但国际上能够提供低息贷款的机构并不多,还有一些发展中国家缺乏高效的建设管理能力。2013年10月中国首次提出的亚投行筹建倡议,恰恰有利于补齐这一“短板”,受到很多亚洲国家的欢迎和支持。

  文章称,亚投行是一个政府间区域多边开发机构,迄今已有37个亚洲国家和20个域外国家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亚投行秉承开放、包容的精神,成员构成早已超出了名称中限定的“亚洲属性”,具有较为广泛的国际代表性。《亚投行协定》对新成员加入的程序和规则作出了相应的安排,今后还会继续吸收新成员加入。

  澄清三个误解

  亚投行是一个新生事物。对此,外界也有很多不理解甚至误解的地方。

  误解一:亚投行对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构成挑战。

  亚投行重点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宗旨是促进亚洲区域的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亚投行的设立不仅将加强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合作,也将增强多边开发性金融的整体力量。这是对现有国际和地区金融机构的强化和补充,也是新形势下中国对全球发展事业的贡献。中方不想也不会利用亚投行挑战、对抗甚至取代世行和亚开行。

  误解二:亚投行的规则达不到“西方标准”。

  亚投行将会充分借鉴现有多边开发银行通行规则和好的做法,在治理结构、业务政策、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坚持国际性、规范性和高标准,以更好地为成员国服务。亚投行致力于专业运营,其项目面向所有国家和企业开放,无论竞标国家是否成员国,只要技术优先、价格合理,都有中标机会。在内部管理方面,亚投行将制定严格并切实可行的高标准业务政策,采取更加精简的结构,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误解三:中国正在谋求亚投行绝对控制权和全球经济金融体系的主导权。

  中国倡议和推动筹建亚投行,是对国际经济秩序的补充和完善,绝不是要全盘推翻现有的国际经济金融体系,也绝不是要谋求“一家独大”的霸权地位。亚投行法定资本金为1000亿美元,域内外成员认缴股本比例为75:25。在此基础上,各方以国内生产总值 (GDP)为基本依据进行分配。亚投行设有创始投票权、基本投票权等,充分保障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因此,亚投行的成立是发展中国家整体崛起在国际经济秩序中的客观反映,顺应了时代潮流,反映了广大发展中国家人民的呼声。

  如何才能更高效?

  美国《侨报》当地时间6月30日则刊文《亚投行如何才能更高效?》。文章指,除保证亚投行是一个高标准机构外,中国还有一些创新性制度设计。中国把启动项目的高效率带到亚投行。

  对于侵略等历史问题,安倍一直固执己见。安倍政府纠缠于历史细节,试图以用部分代替全貌,以此来回避或否认当年的侵略和殖民罪行。有消息指,将在今年夏天发表的“安倍谈话”,有可能对历史问题“缩水”,避提“侵略”、“殖民统治”等关键词。

  历史是一面镜子,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否认罪责意味着重犯。近年来,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一再反复,这让许多人看不清日本的未来。如果结合日本近年来寻求修宪、扩军等做法,就更加令人不安。

  29日签署的协定明确表明,董事会为非常驻,但将定期召开会议就重大政策进行决策。这种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之举,显然有利于避开了世界银行、亚开行决策方面的弯路。

  文章认为,世界银行已运营70年,亚开行也有50多年历史,即便它们有一些诟病之处,但更有着独特优势。两家银行都组建有智库机构。借助学者们研讨思辨,为其提供更具发展思维的智力支持。这样的对外援助开发政策,往往更具前瞻性,可持续性。这对亚投行来说是一种参考样板。

内容搜集整理于太阳城开户http://www.kmfcw.net/,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爱车人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acrazh.org/ts/8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