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高速列车枪击案嫌疑犯到底是什么人
2015-08-24 08:54 来源:转载网络
59.2K
[ 阿川网 导读 ]

伦敦—上周五从国际高速列车Thalys一个洗手间里出来,身上带着一支卡拉希尼科夫攻击步枪、一支手枪以及一把美工刀的年轻男子据信就是现年26岁的阿尤布·艾尔·卡奇尼(Ayoub El Kahzani)。他原籍摩洛哥,西班牙及法国安全部门之前就知道他这个人。而且,报道称,他去年还曾经前往叙利亚。

这名男子目前正在接受法国反恐部门的审讯。法国反恐部门有权不经任何指控,最长扣留他96小时。法国官方警告称,此人生活的许多细节,甚至包括他的身份,目前都还没有得到确认。

但如果事实证明他个人的基本情况属实,特别是,如果官方早就确认他是一个潜在的威胁,此案可能将再次凸显欧洲政府部门努力监控欧洲大陆几千名往返流窜于伊拉克及叙利亚、加入圣战组织团体的人时所面临的挑战。

法国内政部长伯纳德·卡泽纳夫(Bernard Cazeneuve)称,如果这名嫌犯确实是他自己所供述的那个人,那他就是一名生活在西班牙和比利时的摩洛哥公民,而且据西班牙官方称,他的居住地还包括法国,可能还曾经从法国取道前往叙利亚。

法国随后标记此人属于安全威胁,给他的档案打上“S”级。卡泽纳夫称,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警告法国的边防警察。卡泽纳夫称,这名男子2014年曾经住在西班牙,然后今年住在比利时。

据西班牙官员称,这名男子在西班牙南部城市阿尔赫西拉斯住了大约一年时间,但在2014年3月就离开了。阿尔赫西拉斯是西班牙与摩洛哥之间的一个交通要塞。他待在阿尔赫西拉斯期间,因为过去曾经卷入毒品走私的犯罪活动,一直处于西班牙警方的监视之下。据一名参与了反恐行动的西班牙官员匿名透露,西班牙警方随后向法国警方通告了这些信息。

西班牙官员告诉西班牙大报《El País》,这名嫌犯2014年前往法国,从那里出发去了叙利亚,之后又返回了法国。而且,因为卡泽纳夫本人是一名慎重的律师,因此没有在自己的声明中提到这些细节。

比利时官方当地时间周六也启动了独立的反恐怖主义调查。比利时报纸《Le Soir》报道称,“如果他的身份得到确认,此人可能将被比利时安全部门确认与比利时瓦解韦尔维耶网络之后最近破获的一个恐怖主义网络有关。”

今年1月15日,也就是1月7日法国巴黎讽刺刊物 《查理周刊》 (Charlie Hebdo)枪击案之后大约一个星期,比利时警方在被视为伊斯兰极端分子中心的韦尔维耶举行的一次反恐行动中击毙了两人,另外还逮捕了一人。比利时官方后来称,那次行动中锁定的极端分子当时“即将发动大规模的恐怖主义袭击。”

但一些官员及专家也建议对Thalys列车上的这起事件采取谨慎的态度,暗示称,如果是要扫射一列狭长的列车,这名嫌犯配备的武器不合适,而且他接受的培训似乎也很糟糕,因为他的卡拉希尼科夫攻击步枪卡壳了,手枪的子弹也没有正确上膛。

他们还质疑,比起精心选择因为对先知穆罕默德进行讽刺性描绘而受到许多穆斯林批评的《查理周刊》以及巴黎一家犹太超市发起袭击所具有的象征意义,一起火车袭击案到底有什么象征价值。总计17人在之前那两起袭击案中丧生。

“一班Thalys列车并不是《查理周刊》,”巴黎战略研究基金会(the Foundation for Strategic Research)防务与安全分析师弗朗西斯·埃斯堡(Fran?ois Heisbourg)说。“而且我不知道,如果他真的曾经去过叙利亚,他们到底教会了他什么东西。在一个连转身都困难的地方,你肯定不会想到要用一支攻击步枪。”

埃斯堡暗示,如果那列火车和车上的乘客们是主要的目标,眩晕弹和手枪可能将是有效得多的武器。“给人的印象是,那名男子当时的行动是出于一时的冲动,或许是看到了机会性的攻击目标,”他说。“我的直觉是,他从比利时携带硬武器走私军火,但后来可能决定在火车上交易,而不是在巴黎北站(Gare du Nord)扫射。”巴黎北站就是这趟火车在巴黎的终点站。

但也有可能,他说,这名男子和许多接受过圣战组织训练、或者受到伊斯兰极端主义吸引的外国人一样,只是有人告诉他,“回家去,去干坏事,能多坏多坏,自己行动,”而且也许只是告诉了他去哪里取枪。

这次火车袭击案的这名嫌犯与2012年在法国西南部城市图卢兹枪击法国军方人员和犹太人的穆罕默德·梅拉赫(Mohammed Merah)以及《查理周刊》枪杀案主谋库阿奇兄弟一样,都在法国安全部门的监视名单上。埃斯堡称,“这个反复出现的模式非常令人不安。”好消息是,法国安全部门监控了应该监控的人,他说,但“坏消息是,这些情报没有起到任何目的。”

据法新社报道,法国大约有5000人在“S”名单上。但目前不清楚,其中有多少人依然在活动,也不清楚这份名单这些年来是否有所增加。2014年,法国重组了情报及安全部门,成立了法国对内安全局(DGSI,General Directorate for Internal Security)。它在很大程度上独立于警察和更大的法国对外安全局(DGSE,General Directorate for External Security),负责实现对内安全的现代化,同时弱化它身上的警察文化。

虽然重组是必要的,但埃斯堡说,目前就判断重组的成果或许还太早,而且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源。

比利时之所以出名,不仅是因为它本土原生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同时也因为它几十年来一直是非法武器的一个分发中心,武器同时面向犯罪团伙和恐怖主义组织。例如,《查理周刊》枪杀案中所使用的武器最后就一路追踪溯源到了比利时。在那里,它们可以轻松地转移到欧洲旅游自由区内的其他国家,特别是邻近的法国。而且,如果是通过火车、巴士或汽车运输,一般不会受到任何检查。

比利时总理查尔斯·米歇尔(Charles Michel)周六称,这起火车袭击案是“一起恐怖主义袭击”,提议“比利时、法国、德国以及荷兰等国的交通及内政部长举行紧急会议,加强反恐措施,特别是身份及行包控制,”他的办公室称。

类似这次这样的袭击案,再加上今年夏天随着来自伊拉克、叙利亚、厄立特里亚、阿富汗、利比亚以及其他国家的移民及寻求避难的人数飙升给欧洲带来的困难,导致一些政府官员开始质疑根据《申根协定》(the Schengen Agreement)执行的边境开放政策。这项协定允许人们不受边境控制的限制,在欧盟大多数国家之间自由活动。甚至就连德国内政部长托马斯·德梅齐埃(Thomas de Maizière)也建议重新审查这项协定,因为大量移民潮从希腊、意大利和匈牙利等国的入口涌进了德国及其他北欧国家。

(译者:轩然)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