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二战后审判乙丙级战犯:费时10年 再掀经典小说改编热潮

作者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来源 历史信息 浏览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13日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翟新

  二战结束前后,反法西斯同盟国家根据《波茨坦公告》等国际规约,决定以国际和国别军事法庭进行战犯审判作为对日战后处理的一环,这也称得上是国际政治史上的正义之举——为侵略战争有无犯罪性的论争画上句号。

  26日晚,根据路遥原著小说改编的同名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在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首播。“茅盾文学奖皇冠上的明珠”“中国当代文学名著”“影响千万青年的伟大作品”等等,都是围绕在《平凡世界》上的光环。回望中国文坛,路遥和《平凡的世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和广泛深远的影响。

  《平凡的世界》曾在1989年改编成14集的同名短剧,忠实原著的风格让其成为荧幕经典。时隔26年,耗时7年,投资1.2亿元的新版电视剧版《平凡的世界》再次登上电视荧幕。由王雷、佟丽娅、袁弘、李小萌、刘威、尤勇等新老演员共同演绎路遥笔下的人物。

  根据盟国发布的国际军事法庭条例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条例,战犯审判的罪名分为三类:甲、违反和平罪;乙、普通战争犯罪;丙、违反人道罪。因此,盟国对日战犯审判也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对主要适用甲罪名的28名甲级战犯嫌疑人的审判,它由中美英苏澳法荷加新菲印11国派法官组成国际军事法庭,这就是自1946年至1948年进行的东京审判;第二类通常被称作准甲级战犯审判,由盟军总司令部(GHQ)设置军事法庭自1948年至1949年进行,主要对2名日本陆海军的将军起诉审理; 第三类指对主要适用乙、丙罪名的乙丙级战犯嫌疑人的审判,它由中美英苏法澳荷菲8国自1945年至1956年在各地设立60多个国别军事审判机构负责,此间共起诉审理5700余名嫌犯(此数不包括苏联审判的起诉者)。

  审判费时10年

  盟国对日乙丙级战犯审判的依据,与盟国对德、意、奥、匈等同盟国成员的乙丙级战犯审判同样,主要根据上述乙、丙两罪。但由于中国国民政府及澳、菲、美等国法庭在审判中也援用甲罪名进行起诉审理,而丙罪名又被指适用于日本战犯罪行的较少,加上乙罪名本身涵盖的罪行极为复杂多样,所以各国在审判过程中都根据情况自行增补法律依据。虽然海牙条约、日内瓦条约等战时国际法是各国首要审判依据,但并用国内法等开展审判的国家也不少,有的还在不同的法庭使用不同的法律。

  除了苏联的审判情况尚不明朗,其他7国的审判前后费时10年,最终判处死刑984名,有期和无期徒刑3419名,无罪释放1018名。

  各国处理有别

  与盟国对德乙丙级战犯的审判相比较,对日乙丙级战犯审判有两个整体性特征。

  第一,对日审判有一定宽大性。盟国从1946年至1949年对德乙丙级战犯进行的审判,最终至少对5万余名起诉对象作出有罪判决;而对日乙丙级战犯的审判除苏联外,其他7国判决有罪人数仅为4000多名。

  第二,对德战犯审判是严格区别乙、丙罪,但对于日本,除了美国明确只进行乙级战犯审判,其余各国基本上是不加区分而统称乙丙级战犯审判。

  另外,8国在审判的具体做法上也存在差异。

  首先,各国审判的规模和广泛性参差不齐。如英国共设置20个法庭; 中国和荷兰均设12个法庭;美国设5个法庭,其中还有设于中、日两国的上海法庭和横滨法庭。

  其次,各国处理案情的侧重有所不同。中、菲等国十分注重处罚日方对殖民地和占领区民众的各种残害虐杀行为; 而欧美国家则因在亚太地区具有施行殖民统治的经历,故刻意避开这点,多在日军虐待战俘和战场违法等问题上施以重罚。

  其三,各国审判过程在量刑基准的掌握上宽严不一。如盟国整体关于案件的判决无罪率约为18%,而受日本侵略战争损害最为惨重的中国则在审判过程中体现了高度的宽容人道精神,如国民政府采取“以德报怨”的原则,使其各法庭判决的无罪率达到40%,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常委会也就审判做出“基于宽大政策处理”的决定,1000多名在押嫌犯被免于起诉释放回国,最后被起诉的只是40多名将、校级军官,且无一人被判死刑。

  历史意义深刻

  对日乙丙级战犯的审判具深刻历史意义。

  第一,与东京审判等一样,为国际政治史上公正人道处理战争问题提供范例。在日军推行侵略战争和殖民统治期间,各国民众首先成为侵犯和攻击的牺牲者,盟国在被害各地设置多个法庭持续10年对日乙丙级战犯进行审判,首先严惩的就是这些战争过程中日常显见的犯罪行为,故使该审判在体现战争审判的正义性和必要性,以及宣教侵略战争的犯罪性等方面更具影响力,也更好地体现盟国审判基于“文明”对战争犯罪裁决的历史地位。

  第二,为以司法手段处理战争犯罪准备法理和经验的支撑。为国际关系史上合理处置战争和有效促进当事国的和解,甚至避免战后出现连续极端的报复行为,盟国审判与二战后其他审判一起在法政领域做了先驱性的探索。因对日乙丙级战犯审判基本上不存在围绕管辖权问题争议的干扰,故其对于国际法发展的推进作用就更加明显。具体而言,它为国际社会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确立承认战争犯罪的国际人道法原则和20世纪90年代以后设置国际刑事法院并据此展开一系列战争审判,置备了坚实的法理原则和司法实践的基础。

  新版由毛卫宁执导,旨在通过高颜值、接地气和正能量三个元素,打造全新的“平凡的世界”。毛卫宁也透露,无论怎么改和创新,对原著的尊重是根本。在第一集中,荧幕上呈现的半山坡县立高中、错落的石窑洞,精确到路遥小说原著开篇“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的特效画面,均得到观众的认可。在开播一日之后,剧中主创及主演均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采访,讲述了他们的角色和他们眼中的《平凡的世界》。接下来,剧情的发展、人物的刻画,是否能够让该剧成为创经典小说改编成连续剧的标杆,值得期待。

  争议一旁白太多惹人烦

  去年,改编自莫言长篇小说的同名电视剧《红高粱》备受瞩目,作为又一部改编文学名著的影视作品,网友在《平凡的世界》开播之后的讨论热烈,焦点同样集中在对原著的忠实程度上。

  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总制作人李娜透露,在拍摄过程中,《平凡的世界》原著的高普及程度是最大的难题:“陕西的一位电视同行告诉我,在陕北不分有文化没文化,基本上认字的都看过《平凡的世界》。”为此,剧组在筹备阶段就确立了95%的“改编高还原度”。

  毛卫宁向记者透露,旁白的使用也是本剧的一个尝试。目前网友对此的反应褒贬不一,有的甚至调侃其旁白效果让人误以为是《舌尖上的中国》。对此,毛卫宁回应,旁白完全遵照原著的文字,使用旁白主要是兼顾未曾看过原著的观众,以此交代剧情。“从目前的反馈来看,喜欢旁白的以年长的观众为主。”

  开播之后最大的争议还是来自于演员所使用的陕北口音,而贯穿在剧情中的旁白则是标准的普通话,一会儿陕北话、一会儿普通话旁白,让不少观众觉得“跳戏”。“面对全国观众,我们既要兼顾陕北风味和基本表意的清晰。关于陕北话和普通话的交错出现,我觉得是人在一个群体里面会说一种方言,但是换一个环境会说普通话,这个是很正常的,那在片子里面,他们在县城在学校会说普通话,回到村里面会说陕北话,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毛卫宁说。

  争议二电视剧版删掉核心人物

  无论是过去不久的2014年,还是刚刚开始的2015年,电视剧市场都在将眼光投向小说改编,特别是厚重题材的纯文学。2014年,改编自莫言小说的同名电视《红高粱》引发热议,赵冬苓在电视的版本中加入一些新人物,丰富并推动了剧情的发展。目前,纯文学如何进入通俗电视剧,已经成为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

  有网友在《平凡的世界》播出之后犀利地指出,原著中孙少平的好友兼同学金波“不见了”,“这样的删改是硬生生去掉了一个核心式人物”。面对这样的改写,开播前的忠实原著一说受到了质疑。

  导演毛卫宁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编剧阶段,就已经将润生和金波两个人物合并了,作为编剧的初衷是希望少平身边能有一个自始至终陪伴的共同成长的人物,在小说里润生和金波各自在上半段和下半段完成了这个使命,因此编剧把他们合二为一了,当然这种改动见仁见智,我能够理解观众们的感受。”

  《平凡的世界》的编剧温豪杰也表示,在对人物金波的处理上,就考虑到电视的呈现效果,“如果按照原著的话,润生和金波这两个人物不能贯穿,很散乱。那么如果将两人的戏合并起来,贯穿下去成为主要人物角色,大家会发现金波的戏全在这个人物身上了。”

  据了解,随着故事的推演,接下来的剧情还有许多改编上的“创新”等待观众的检验。其中包括原著小说并没有的田润叶私闯孙少安和贺秀莲婚礼这一幕。为此导演也给出了自己的解读,“从人物个性的角度来看,润叶应该会这样做,因此我们加了这场戏。熟知原著的读者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估计这场戏的争议会很大。”

  另外,为了让剧集更具时代感,还将通过外星人和幻觉的方式来展现孙少平和晓霞阴阳相隔的思念之情。“我猜想原著中路遥先生是想要一种独特的方式来诉说少平对晓霞的思念,用超现实的手法表现一种现实主义的情感,我们用了电脑特效去完成这一幕。”毛卫宁介绍。

  前有已经成为经典的1989电视剧版《平凡的世界》,导演毛卫宁表示,此次算是对经典的“二次翻拍”,而这次翻拍也是对电视改编名著的一次思考。“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次名著的翻拍,这是重现这个年代对当年的经典的一种理解。我们更强调的是这本书精神作用的艺术再现。另外,这本书当时对‘60后’和‘70后’的影响很大,现在我们希望电视剧能影响到‘80后’甚至‘90后’。”

  争议三年轻演员演成农村偶像剧

  在开播前,由王雷、佟丽娅、袁弘等年轻偶像派演员组成的阵容,让不少观众感叹,“《平凡的世界》将成为最高颜值的农村剧”。也有不少网友担忧,如此年轻的演员无法掌控路遥笔下人物的时代感与厚重感。对此佟丽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笑言,“就当我们是农村偶像剧吧,‘村偶’。”

  王雷此前一直是以都市型男形象与观众见面,无论是《金太郎的幸福生活》里的金亮,还是《杜拉拉之似水年华》里的王伟,都是衣着光鲜的成功男士。即使是《永不磨灭的番号》这种充满年代感的作品,也都不乏上阵杀敌的飒爽英气。在《平凡的世界》里,他一改往日形象,为了演好孙少安这个角色,王雷特意剃了圆寸、系上白头巾、穿上跨栏背心。为此,王雷更放出豪言:“这是我演的最好的一部戏。

  作为戏中演员,王雷也对剧本进行“现场二度创作”,在第一集里,孙少安吃纸的这个细节也让观众印象深刻。“这个地方的处理其实挺有意思的,为了表现一个小男孩面对爱情时候的兴奋和幸福,我们就做了这样的一个处理,把纸条吃进肚子里也就把爱永远放在心上。”王雷告诉记者。

  第三,为战后处理尤其是推动当事国之间的和解创制了模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日本嫌犯的处置方式可谓盟国审判中有特色的成功模式。这个模式的最大特点在于,不把审判的目的置于单纯的惩罚和报复,使战后处理成为培植仇恨的助推器,而是通过学习教育使嫌犯和战犯切实认罪,并通过自我反省,在思想灵魂上完成“由鬼到人”的根本转换。经此思想教育式的审判和改造,有不少在战争中罪行累累的人员获释回国后,长期坚持反战和平立场,还热衷对华友好活动。

  第四,促进日本民众形成正确的历史观和坚定走和平道路。战争期间,由于日本的传媒报道受军政机构严密控制,战争真相不为人知。盟国审判进行后,大量触目惊心的战争罪行大白于天下,审判成了日本民众认识真实历史和在深刻反省过失的基础上确立战争责任意识的契机。可以说,正是盟国对日乙丙级战犯的审判等一系列战后处理,熔铸了日本战后70年持续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精神原点。

  继在《智取威虎山》中出演医护兵“小白鸽”之后,佟丽娅在《平凡的世界》中饰演的田润叶依然是个贴地气的角色。田润叶是县城里的小学教师,父亲是村里的干部,二爸也是县城的革委会副主任。早前,佟丽娅在《宫锁心玉》《北京爱情故事》《产科医生》等剧中的柔美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此次陕北乡间女子的形象算是填补了她以往角色类型的一块空白。

  南方日报记者 钟琳

澳门百家乐网址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爱车人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acrazh.org/lsxx/9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