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江画派办画展 电影人才是重要指标

作者 足球改单 来源 历史信息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年10月01日

漓江画派办画展展现桂西少数民族风采

图为展览现场 林浩 摄

  高军曾以成功运作《甲方乙方》等贺岁片成为冯小刚的得意伙伴,也曾是中国大型电影院线新影联的副总经理,近年来更有想投资电影的基金公司频频向其“取经”。在电影圈摸爬滚打数十年,退休后,却亲自掌起了北京盛世华锐电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世华锐”)的舵盘。

  盛世华锐一直在参与投资时下热门大片,更引人注目的是它打造的“青年导演联盟”。用高军的话说,“一个国家民族的电影创作阵容里面,如果没有青年人的集体身影,是后继乏力的。”近日,本报记者专访了这位致力于中小电影投资的价值发现者。

  电影人才是市场的重要指标

图为观众在欣赏画作 林浩 摄

  南宁4月8日电 (记者 林浩)“少数民族女性有自己的审美标准,她们有的喜欢戴厚重的首饰,光挂在耳朵上的一只耳环就有50克,不过这些就是她们民族的特色,代表着本民族独特的文化。”漓江画派画家黎小强指着自己创作的画作《暖光》对记者说。

  当天,由漓江画派促进会和广西艺术学院主办的《物随笔转、境由心造——桂西少数民族风情人物画作品展》在南宁开幕,100余幅漓江画派画家们精心创作的画作集中对外展出。

  漓江画派促进会副会长、广西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郑军里介绍,为将桂西少数民族的民风、民俗、民情表现得淋漓尽致,画家们深入传统民族地区生活,扎根本土文化,收集了大量素材与资料,在艺术灵感与积累高度融合的状态下创作了这些作品。

  文化财富:青年导演计划,以对年轻人的影片直接投资制作为主,能否介绍一下4年来的成果,眼下正在运作的项目效果如何?

  高军:这个计划启动4年来,我们共有29个签约的青年导演,包括张番番、杨竟泽、刘达、姬雨等知名导演,共拍了10多部青年导演的作品并走上大银幕。

  现在的客观情况是,青年导演还不可能获得太高额度的投资,因为电影投资风险较大,4年来10多部上映影片里,有赚到钱得奖的,口碑不错的,当然也有失败的。但扶持青年导演,就不能惧怕失败。

  文化财富:针对资金的掣肘,《杨光的幸福生活》在全国发行营销有无什么非常规的手法?

  高军:《杨光的幸福生活》属于小成本电影,总制作成本200万元。我们想做一个尝试,因为它已经拍了9部共270集电视剧,在电视剧观众里面反响好,津味幽默反映市民的喜怒哀乐,觉得具备一定观众基础。从剧本角度看,喜剧内容比较扎实,从现场反响看,幽默笑点跟观众心理对应。

  将电视剧转为电影尝试的结果发现,电视观众和电影观众的分界还是挺大的,它没火到当年电视那个程度,当年电视剧播到高峰期时,在某些城市可以万人空巷。总体觉得这仍是有益尝试,验证了喜剧还是市场上很受欢迎的片种。

  《杨光的幸福生活》只是一个小案例,我们最主要的想法是要扶植新人,中国电影市场扩容速度和人才比例是不对称的。如果说中国电影市场总是那么几个人在呼风唤雨,我觉得那是一种悲哀,给年轻人更多机会,是值得付出的。

  文化财富:电影界还有人在像你们那样做吗?投资人在扶持年轻人方面能与你们达到共识吗?

  高军:应该说,还是有一些人在扶持青年人的,但像我们这样花大精力的人还不是很多。投资方的认识是,一个国家、民族的电影创作阵容里面,如果没有青年人的集体身影,可能会后继无人。现在香港、台湾已经出现导演、演员的人才断代,都是前期没有注意培植的结果。

  中小影片取胜之道

  文化财富:能否介绍一下给年轻人投片的盈亏情况?

  高军:4年来的投资,总体是有盈余的。我们推出的惊悚片《密室》系列,第一部投资400万元,票房2600万元。第一部很赚钱,第二部就小幅亏损,原因一是投资放大了,二是上映档期受到3部美国大片的夹击。张番番导演的《密室》系列,填补了推理片的空白。现在我们正在筹备第3部《密室之不可逃脱》,把这品牌持续下去。

  《杨光的幸福生活》以放映时间最长的北京、天津计,在线上共呆了半个月,截至3月11日票房共200多万元,但加上电视播映、新媒体、航空、火车渠道的版权销售,回本肯定没问题。

  另外,我认为电影类型的多样性,也是民族电影繁荣的标杆之一。这4年我们还尝试了多种不同的类型,对青年导演的扶植我们会一如既往走下去。

  文化财富:业内把你称为“不败的投资人”,甚至一些基金经理还请你当投资顾问,你在成本回报比上的控制方式是什么?

  高军:我们是民营公司。不可能像上市公司有那么大的资金背景,更不敢一部赔个几千万。首先,我们按单项目追求最佳性价比,投入的原则是量入为出,先预测市场能回收多少钱再决定投入多少。其次,我们对投拍的作品要求严格,青年导演提交的剧本有的要经过几十轮论证,直到认为它有拍摄的价值。我们的基础论证团队都来自市场,包括院线经理人、大影城业务人员,甚至一些观众代表。

  文化财富:你们的导演是如何选拔的,又是如何激励他们的生产水准?

  高军:成立公司和青年导演联盟后,我们向全国青年导演发出英雄帖,并从全国挑选出人来签约。我们对导演的最基本要求是“你可以还不成熟,但不能对市场不忠诚”。他们一定要明白是为观众拍片。另外,还有一些技术要求,如熟悉电影制作的流程、形成一些个人风格等,青年导演的确在这中间得到了锻炼,我们的训练方法是授人以渔。

  文化财富:过了投资这一关,以你在行业内几十年的经验,能否形成营销推广上的一些硬件保障?

  高军:我们未来最大的股东是北京市国资公司,他们占了约60%的股份。在此之前,我个人是最大股东,时代鸿讯、盛唐文化、北京广电3家公司是其他3位股东。客观上,时代鸿讯和盛唐文化可以负责以后电影衍生品和手机电影产品的开发和推广渠道。

  在营销上,我们每一部影片的思路都不一样。《密室》系列时,我们主打档期营销,围绕着万圣节概念做足了宣传。《杨光的幸福生活》发行更是与它的电视剧市场跑,尤以北方为主,北方城市也按电视剧收视率情况确定运作的轻重,主要集中在山西、河南、河北、东北三省及天津、北京等。除了常规的首映礼加点映,以及线下的观众见面会,我们的终端营销在北京的一些居民社区定点宣传,居委会也成为我们的首批观众,附近的观众基本都到影院观看了影片。它票房没有“爆”的原因,还是在于电影观众跟电视观众不重合。

  国资控股后的遐想

  文化财富:去年12月,北京市国资公司跟你签订协议,斥资约1亿元成立由国资控股的国盛影业,这个资金背景的加入会对你们产生什么影响?

  高军:首先,近年来北京市国资公司一直在致力于全产业链的发展,目前我们是他们系统内惟一的影视生产平台。首先他们对我们会有一些扶持力度,也会争取一些产业扶持基金。

  “这些人物画气韵生动、形神兼备,最直接反映了桂西少数民族人们的生活状态,有一种原始质朴的美”郑军里说。他认为,本次展览作品表现技法多样,代表着广西中国人物画的创作水平。

  据介绍,广西是全国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省(区),境内居住着壮、汉、瑶、苗、侗、仫佬等12个民族,桂西地区是广西少数民族最集中的区域。

  当然,我们没有想尽快上市,先想踏实做好企业。在做个好的内容提供商之外,条件成熟之余,依托资金助力,我们也会开展影视制作、发行、院线等业务,打造全产业链。

  我们在大片上的参投发行经验也是足够的。之前我们参投过《叶问》、《锦衣卫》、《画皮》并负责其发行。我们参与发行环节投资的影片《观音山》也创下了以小博大的案例,总成本不足1300万元,整体票房近8000万元。有了资金的推动,我们也可以主导大片的投资发行。

365最新地址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爱车人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acrazh.org/lsxx/8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