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胜男谈《芈月传》官司 传说关羽曾在此大战火龙王

作者 新2 来源 历史信息 浏览 发布时间 2016年10月02日

孙俪与原著作者蒋胜男在片场

  《芈月传》开播之初,很多观众抱着看《甄[传》续集的期待去观看,但看过之却觉得与《甄[传》并不相似。蒋胜男也明确表示因为历史时代不同,导致《芈月传》并不是后宫争宠,而是讲一个女人的自我实现。

  “芈月为什么能够成功,她不仅仅是靠男人,秦国的皇族、大臣、百姓能够让她统治这么多年,是因为她能够在很多事情上考虑到大部分人的利益,才能让更多的人跟你站在一起,这是一种人生的智慧,也是一种政治的智慧。”蒋胜男说,这说明芈月能够把握住这个时代政治、军事和人心的走向,她有男性君王应该有的决断和手段。虽然她走到这么一个高位,肯定有人在后面推,周围有人帮她,但更主要的是她的主动性,不然就很容易失去这个位置,造成德不称位。

  蒋胜男说,《芈月传》发生在先秦,女性的自我意识比后世要强,“你会看到那些后宫的女人并不卑微,每个人都很自负,张仪沦落到那个地步的时候仍然认为自己能改变世界”。蒋胜男认为,先秦时代女人的状态某种程度上更接近当下的时代,每个人都有机会去争取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去依附于男人。

  蒋胜男对现在的观众喜欢看“宫斗戏”的心理分析认为是现实原因。“每个角落里都塞满了精英,忽然之间‘办公室政治’这个东西被加强了。其实谁会对后宫感兴趣啊,大家有所共鸣的是,在一个办公室里,上面有个压着我的旧人,下面有个新人追赶我,左右又有人指桑骂槐地掐我,老板还是个糊涂蛋。”

  从去年三月《芈月传》交稿以后,蒋胜男仅在四月份休息了一段时间,五月就开始新的创作了。她每天写5000到10000字关于萧燕燕萧太后的故事,电视剧预计明年开拍。“我尽量写别人没写过的东西,别人写过的东西我尽量用别的角度。大家只知道她作为大辽萧太后和杨家将的故事,那我在这部作品里面写她父亲把她们三姐妹嫁给皇族,姐妹之间的故事都写出来,这是过去很少有人涉猎到的,但很有意思。”蒋胜男说,自己刚刚把这个剧本完成,然后继续创作,明年还会有几部作品出来。 陈梦溪

  昨晚,《芈月传》原著小说作者、编剧蒋胜男来到中国人民大学与学生们交流《芈月传》的创作故事。《芈月传》正在热播,播前蒋胜男写长文控诉电视剧制作团队没有注明她的编剧和原著作者身份,昨日接受晚报记者采访时蒋胜男表示,“这件事已经翻篇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纠缠。”

  作为《芈月传》的原著小说作者,蒋胜男却没有完整看过电视剧。她近期忙于《芈月传》图书在各地的活动,只是“断断续续看了一点”,对于电视剧拍的是否满意,她回应称:“不知道是谁改的,我要是知道的话不会成这个样子,我写的书里面故事的走向没有问题”,至于电视剧如何“见仁见智”。

  蒋胜男希望观众去看原著,最好“拿着小说和电视剧去对比一下”。对于各种为电视剧挑错等负面评论蒋胜男也有所耳闻,她自信自己所写的原著小说和递交的剧本中“应该没有什么错误”。

  蒋胜男在很早就开始创作剧本并触电影视,但其实她本是会计专业出身,因为“家里觉得学中文出来不好找工作”,但她还是最终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2007年,蒋胜男以处女作《凤霸九天》一举成名,之后又创作了《铁血胭脂》等作品,2014年她担任了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

  “大事不虚,小事不拘”是蒋胜男创作历史题材小说的指导原则,她对这八个字的详细解释是:“大的历史结构我不可能去动它,历史事件的结果不能改变,尽量不去生造出一个什么故事来上蹿下跳,尽量用那个时代的人和事件。”先秦的历史并不详细,很多资料是缺失的,战国的人许多没有生卒年份,“比如黄歇到底是什么时候生的,并没有记载,司马迁写《史记》也没有特别去归纳”,这也给她写作提供了想象空间。蒋胜男说,历史负责提供一个骨架,作家的任务是在里面生出血肉,“史学家做史学家的事,小说家做小说家的事”。

  访谈

  说官司

  劝诫编剧签合同时要找律师

  “我也是没有办法,不平则鸣嘛。”提到今年10月发文讲述她与编剧王小平、制片人曹平之间关于《芈月传》著作权纠纷的事情,蒋胜男如此回答。“我不后怕,因为前怕怕够了。”

  蒋胜男告诉记者,自己今年年初的时候压力非常大,“大到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但还是决定把话说出来:“我其实无所求,就是把事情说说清楚,阳光底下无所畏惧。”

  蒋胜男坚定地认为,如果她不去打这场官司,自己的名字“百分之百不会出现”:“他们前面所有的碟片审查时都没有,我2月提出声明,4月提出上诉,直到国庆前后才有一行小字在海报上孙俪的裙子边出现。”

  蒋胜男提醒其他编剧不要重蹈她的覆辙,一定要慎重选择合作对象。“我对大家的提示就是一定要找律师,签任何合同都要找律师。”蒋胜男告诉记者,“我告诫你说小心这些那些是没用的,在字里行间玩游戏,我们比不上专业人士。以前我觉得自己算个文人,文字的东西自信能看得懂,现在才知道这和创作是两回事儿。”

  到今天为止,位于八大处五处龙泉庵,即慧云禅林和龙王堂一期修缮工程完成,恢复其600年前的本来面目,并对游客开放。此次大修共投入资金1200余万元,是公园成立以来,对五处最大的一次修缮,涉及三大殿中的两大殿,以及配属古建十余间。修缮后,历经30多年的大众茶馆——龙泉茶社仍然接待八方游客。

  修缮:修旧如旧 补齐各殿佛像

  今天上午,记者来到八大处五处,龙泉庵前,茶社的幌子随风摆动。古柏间掩映着朱红的围墙、大门以及大殿的飞檐。

  走进龙泉庵内,禅院的小门紧闭。一步之遥的文昌殿内却是香火缭绕。快到高考了,为儿女祈福的父母们虔诚地参拜文昌帝君。大殿前的小广场上,一排茶亭内,三三两两的游客在这里乘凉、品茶。虽是30多摄氏度的高温天,但这里却是清风习习。文昌殿的南侧有个小门,走进门去,是个小院,院内青松古柏下,人们聚集在茶桌旁,听着曲艺,谈天说地。

  从小院的西跨门出来,就是龙王堂了,刚完成彩绘的龙王堂内,龙王威风凛凛端坐在中央,两边是风雷雨电四大天神,手持法器。大殿边一泓清泉,泉水清澈见底。殿前两棵辽代古柏苍劲挺拔……

  五处负责人王顺介绍,昨天,龙王殿彩绘完工标志着五处大修工程完工,并正式对游人开放。他介绍,这次大修,涉及到五处三大殿中的两座,即文昌殿、龙王殿,以及部分的庙宇,围墙。只有三世佛殿因资金问题,延缓修缮。

  王顺说,距今600余年的慧云禅院和距今近400余年的龙王堂合称龙泉庵。在大修前,勘查发现五处龙泉庵各殿年久失修,梁柱等木制结构,多年失修已腐朽,墙体已中空,殿宇早成危房,随时有坍塌的危险。此外,在“文革”期间,多尊佛像被损毁。

  自去年年底开始,公园管理处对五处进行了大修。在修缮过程中,相关人员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以及相关的档案图片,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大修包括道路、殿宇、彩绘,对所有设备进行了更新,并且对周边围墙进行了加固,为防止积水,院内更换了透水砖。对文昌殿补制了文武关公像,龙王殿内补制了风婆,电母。

  彩绘部分,参考了相应的老照片,并仿照同时期、同规格的北京相关庙宇彩绘的图案进行绘制。到目前,大修的一期工程已完工。

  由于前期资金有限,庵内最重要的三世佛殿还没有修缮,文昌殿的部分窗户没有更新。但这已列入二期的修缮计划。据悉,二期修缮资金已基本到位,修缮方案已完成,正在文物部门审批,如进展顺利,明年上半年将开始二期的修缮工作。

  利用:大众茶社继续开放

  王顺介绍,据资料记载,100多年来,八大处各庙宇,一直是北京百姓经常光顾的祈福场所。五处在各庙宇中地位极为特殊,它集佛道为一体,东侧是禅院,西侧是道场。因此,这里不但是礼佛场所,还是百姓祈福、求雨,考生期盼求取功名的许愿之地。长期以来,香火不断,人流络绎不绝。

  上世纪80年代,为服务登山健身的百姓,又在庵内设置了龙泉茶社,这座大众茶馆。一直以来受到广大百姓游客的欢迎。大修后,在保护古建的基础上,依照边保护边经营的原则,仍保留了大众茶馆——龙泉茶社。而且,茶社内最低的一杯茶仍是20元,这也是北京市内价格最低的茶了。

  此次大修后,在饮茶的基础上,还增加了简餐、小吃、茶点等品种。不久后,院内还将恢复曲艺表演等节目,院内的茶室内,将成为书法爱好者切磋技艺、向大师学习的文化场所。

  当然,在这里祈福敬香也是公园为游客必备的服务之一。

  追溯:两座老寺院合成龙泉庵

  龙泉庵是八大处的第五处寺院。明末清初时此处并存着两座寺院。一为慧云禅林;一为龙王堂。前者建于明洪熙年间;后者建于清顺治二年,清道光年间两寺合二为一。

  龙泉庵坐西朝东,寺门为硬山正脊门楼,青石匾额上刻着“龙泉庵”三字。

  进入寺门便是一雕栏方池,池壁以青石围砌,分外坚固洁净。池中碧水盈盈,清澈可鉴。它源自龙王殿下的拱形石洞,又经方池西壁石龙头口泻出,细流如注,经年不息。这水便是远近闻名的“龙泉”。这“龙泉”之水甘醇清冽,无半点污尘。昔日有位自号“锄月老人”的隐士曾作过一首七言古风《甜水歌》赞美这龙泉庵里的“龙泉”水,《甜水歌》一下子传唱遐迩;“龙泉水”一时间名动京城。

  院西有殿堂三楹,前有卷棚抱厦一间。殿厦构造都很精良别致。厦下有抱柱,殿门外有对联:“圣德施恩涤雨露;神威乘泽仰云霓。”殿内供着泥塑彩绘龙王雕像,面呈威严、貌若帝王。旁边分列雷公、电母、风伯、雨师等群像,也都十分生动传神。这殿便是“龙王堂”。

  龙泉庵北部是另一组殿堂,由东向西依次为文昌阁、大雄殿、卧游阁和祖师堂。

  文昌阁正门朝东,前悬横匾 “俯瞰大千”;后悬横匾“得月先”。殿内供奉“伽蓝神”关公坐像。长髯飘飘,威风凛凛。

  大雄殿面阔三楹,檐下匾额题写着“灵通宇宙”,抱柱上的对联“佛德巍巍丽中天之杲日;慈风荡荡振大地之春雷”。大殿之中莲花宝座之上供释迦牟尼坐像,左右是阿难、迦叶尊者,三尊神像均为近年所作。

  大雄殿与文昌阁之间,南首西边是“妙香室”,东边是“听泉小榭”。小榭为敞厅式,精巧别致。檐下横匾书“听涛山房”,柱间有“当户老松生夕籁;满山红叶入新诗”木制楹联。“小榭”南门外还有一副对联“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

  大雄殿北边为“闻妙香院”,院内多植珍珠梅等花木,尤其是两架古藤萝,春夏之交,绿叶垂条,紫英缤纷,生机无限。若能约三五知己于藤荫之下聊作小酌,确有恍入仙境之感。

  龙泉庵西倚平坡山,南临翠微谷,院落之中松高柏巨,气爽风凉;又有龙泉之水叮咚流泻,四时不歇,其幽雅清静可堪八刹第一。

  补白

  关老爷大战火龙王的传说

  八大处的第五处龙泉庵,在大悲寺西北、香界寺以南。院内有龙泉,四季不干。池边上有“听泉小榭”,是个品茶听泉的好地方。这里的水清甜爽口,远近闻名哩!

  听上了年纪的人讲,当初在建龙泉庵的时候,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在快要建成时,一条浑身上下赤红的火龙抢先占了庙宇,吓得工匠们四散而逃。那火龙口吐火焰,想要把寺庙、山林烧成灰。一时间,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工匠们毫无办法。其中一个年岁大的工匠说:“我听说关公老爷被封为三界伏魔大帝,能除难消灾,咱们赶快求关老爷吧,只有他制服这条火龙。”于是,工匠们便杀猪宰羊来到关帝庙求关公降魔。

  火龙正在猖狂的时候,忽然阴云密布,一场暴雨倾盆而下,只见火龙在暴雨中上下翻滚,一会儿工夫就腾空而去,逃得无影无踪了。就这样,烧了几天的大火终于被暴雨浇灭了。其实呀,只是以前没有消防设施,施工中失火是常有的事,而大雨浇灭大火也可能发生的。但是,那个时候人们宁愿相信是关老爷消的灾降的魔,于是就把这个故事传得活灵活现。老百姓为了感激关老爷显灵救火,就在供奉四大天王、弥勒佛和韦驮的地方供起关公来,山门殿也就成了关圣殿了。

  龙王堂原是百姓盖的小庙

  说起“龙王堂”的来历,王顺介绍:据史料记载,五处原来只有慧云禅院。清初才由民间捐资修建了龙王堂。所以,在八大处所有的寺院中,人们可以发现,“龙王堂”最小,就是这个原因。而“龙王堂”的得名,还有一个民间的传说。据说,这里是龙王梵修之所。昔日曾有人见一条巨蛇出现在古柏之上垂挂池中饮水,以为是龙王显圣。这些传说虽无实据,但这里的泉水是泉中上品确是真实的。

  说起,五处的龙泉水。王顺介绍,这可能是西山各泉水中仅存的两处之一。而举办了10多届的八大处中国园林茶文化节,也是因这里的泉水而来。

  到八大处来游山的人经常会问到一个问题,八大处这座寺庙聚集之地,怎么与茶文化节联系到一起的?当年,中国茶协的一位专家到山上做客,偶然喝到龙泉井水,发现这处泉水是烹煮好茶的最佳水源。由此,建议公园举办个茶文化节。没想到,茶文化节一举成名,尤其是2005年作为云南马帮进京的终点,其影响更是扩大到全国。

  不过蒋胜男一再表明自己不是故意制造话题,“过去这个行业某些潜规则也是这样的,编剧没有署名权,但有些底线不能让。”蒋胜男说,写作者本身是“怕事的、胆小的、能躲则躲的”,实在没有办法才会选择这种方式。“这是我的作品,这是最底线的东西,我已经退到墙角了,但你不能让我这个人蒸发掉啊。”蒋胜男说,“我跟剧组的纠纷是一回事,同时我也希望电视剧好。”蒋胜男透露,明年开拍的她的下一部古装剧的合作方“目前为止谈得很好”,她希望不要再像《芈月传》一样完全被屏蔽在外。 陈梦溪 J226

  本报记者龙露 J029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爱车人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acrazh.org/lsxx/757/